4008-613-667 / 158-7172-9598  JoTong Intelligent

电机代表传统?新一代智能制造引领我国制造业“换道超车”!

62

  中国工程院院刊《Engineering》日前刊载周济、李培根等多位院士及专家联合撰写的《走向新一代智能制造》一文,受到业界广泛关注。中国工程院院长、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周济8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我国推进智能制造宜把握新一代智能制造重大契机,采用“并行推进、融合发展”的技术路线,引领和推进中国制造业智能转型。


   《中国制造2025》明确提出,以推进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多年来,智能制造在实践演化中形成了许多不同的相关范式,包括精益生产、柔性制造、网络化制造、云制造、智能化制造等,在指导制造业技术升级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众多的范式不利于形成统一的智能制造技术路线,给企业在推进智能升级的实践中造成了许多困扰。


  发展智能制造,首先要对智能制造有一个清晰、准确的理解。周济认为,数十年来智能制造在实践演化中形成了许多不同范式,但大致可以归纳为三种,即数字化制造、数字化网络化制造和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这三个基本范式次第展开,体现着先进信息技术与先进制造技术融合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同时三者在技术上并不是绝对分离的,而是相互交织、迭代升级,体现着智能制造发展的融合性特征。”


     "随着人工智能加速发展并实现战略性突破,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与先进制造技术深度融合,形成新一代智能制造——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周济说。


   在周济看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技术在制造业广泛应用,制造系统集成式创新不断发展,形成了新一轮工业革命的主要驱动力。特别是新一代智能制造作为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正在引发制造业在发展理念、制造模式等方面重大而深刻的变革,重塑制造业的发展路径、技术体系以及产业业态,从而推动全球制造业发展步入新阶段。


    新一代智能制造系统最本质的特征是其信息系统增加了认知和学习的功能,信息系统不仅具有强大的感知、计算分析与控制能力,更具有学习提升、产生知识的能力。制造领域的知识产生、获取、运用和传承的效率将发生革命性变化,可显著提高创新与服务能力。同时,制造系统也将从传统的“人-物理”二元系统向新一代“人-信息-物理”三元系统演变。



   “新一代智能制造是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制造,是我国制造业实现‘换道超车’的重大机遇。”周济指出,在西方发达国家,智能制造是一个“串联式”的发展过程。他们用几十年的时间充分发展数字化制造之后,再发展数字化网络化制造,进而迈向更高级的智能制造阶段。但我国不必走顺序发展的老路,可以发挥后发优势,采取“并联式”发展方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并行推进,融合发展。

周济说,考虑到中国智能制造发展现状,也考虑到新一代智能制造技术还不成熟,未来若干年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工作重点要放在大规模推广和全面应用“互联网+制造”;同时,在大力普及“互联网+制造”的过程中,要特别重视新一代智能制造技术的融合应用,“以高打低、融合发展”。


  一方面,要让广大企业高质量完成“数字化补课”;另一方面,要尽快尽好应用新一代智能制造技术,大大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速度。再过若干年,在新一代智能制造技术基本成熟之后,中国制造业将进入全面推广应用普及新一代智能制造的新阶段。



  周济特别指出,在并行推进数字化制造、数字化网络化制造和新一代智能制造时,必须制定统一的标准。未来数十年,我国企业在智能升级的过程中将普遍面临多次范式转化和技术升级,必须高度重视制定和实行智能制造相关标准,为后续发展做好准备,这既可以避免企业的低水平重复建设,也有利于我国突进智能制造分阶段实施和不断升级。


  周济建议,各地在实施“并行推进、融合发展”这一技术路线的过程中,要强调“五个坚持”的方针,即坚持“创新引领”、坚持“因企制宜”、坚持“产业升级”、坚持建设良好的发展生态以及坚持开放与协同创新。